您當前的位置: 百世物流香港電話中心 > 國際

  • 2020-10-29 14:39
  • 來源: 新華網
  • 作者: 孫丁 興越 徐劍梅

  美國國會參議院26日晚表決批准保守派法官埃米·科妮·巴雷特出任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填補已故自由派大法官露絲·巴德·金斯伯格的席位。巴雷特隨後宣誓就職。至此,聯邦最高法院中保守派與自由派大法官的人數變為6比3,保守派優勢進一步擴大。

  過去數週,共和與民主兩黨圍繞大法官“補缺”鬥爭激烈。分析人士認為,聯邦最高法院今後繼續“向右擺”已成事實,這對美國近期和長遠都將帶來重要影響。

  10月26日,在美國華盛頓,美國國會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中)走出參議院時做手勢。(新華社發,沈霆攝)

  黨爭激烈

  當晚,參議院全院表決結果為52票贊成、48票反對。沒有民主黨人投贊成票,僅1名共和黨人投反對票。在表決前的長時間辯論中,共和黨人一致稱讚巴雷特履歷和資質過硬,民主黨人則重點質疑她在“奧巴馬醫改”等問題上的立場,同時指責共和黨人在美國大選投票日前和新冠疫情中匆忙推進大法官提名批准過程。

  巴雷特2017年開始出任美國聯邦第七巡迴上訴法院法官。她曾任聯邦最高法院已故著名保守派大法官安東寧·斯卡利亞的助理。巴雷特此前曾在國會聽證會上説,她認為聯邦最高法院應該保持獨立性,美國憲法和其他法律怎麼寫,聯邦最高法院就該怎麼闡釋。

  是否應在當下任命大法官是兩黨爭論焦點。2016年年初聯邦最高法院出現空缺時,時任總統奧巴馬提名自由派法官梅里克·加蘭,但控制參議院的共和黨人當時以美國進入大選年為由拒絕推進提名程序。

  今年同樣是大選年,聯邦最高法院出現席位空缺的時間比四年前更接近投票日,而共和黨人卻快速推進提名程序。民主黨人批評共和黨人搞雙重標準,目的是攫取權力。

  9月26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左)和美國聯邦第七巡迴上訴法院法官埃米·科妮·巴雷特出席在華盛頓白宮玫瑰園舉行的提名公佈活動。(新華社/美聯)

  影響選舉

  聯邦最高法院“補缺”之爭也是這次總統選舉中的熱門話題。謀求連任的總統特朗普與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前美國副總統拜登此前在電視辯論中就此議題爭論十分激烈。特朗普一直視成功提名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為個人標誌性政績,他此前已成功將兩名保守派法官送入聯邦最高法院。

  美國聖安塞爾姆學院政治學專家克里斯托弗·加爾迪耶裏在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説,大選投票日前,共和黨人在大法官補缺戰中“再下一城”,有助於提振士氣。加爾迪耶裏也表示,民主黨人儘管受挫,但對共和黨人的不滿情緒同樣會拉高民主黨陣營的捐款和投票積極性。

  分析人士認為,巴雷特履新或將對此次總統選舉產生影響。因為新冠疫情,美國多地調整了選舉投票規則,其中很多涉及郵寄選票問題,這也引發不少訴訟,個別涉及關鍵“搖擺州”的案件已上訴至聯邦最高法院。民調和研究發現,民主黨選民比共和黨選民更傾向於使用郵寄選票。特朗普此前反覆質疑郵寄選票以及今年大選的公正性,還暗示聯邦最高法院最終可能會介入。

  從歷史上看,聯邦最高法院曾作出影響美國總統選舉結果的裁決。2000年,當時的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小布什和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戈爾選情膠着,決定雙方勝負的佛羅里達州出現計票爭議,案件上訴到聯邦最高法院後,保守派大法官憑藉一票優勢作出有利於小布什的裁決,小布什因此贏得大選。

  這是10月26日在美國華盛頓拍攝的聯邦最高法院。(新華社發,沈霆攝)

  更保守的未來

  巴雷特現年48歲,是目前9位大法官中最年輕的一位,其他5位保守派大法官年齡在53歲至72歲之間。大法官擁有終身任期,這意味着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裏,聯邦最高法院將由保守派牢牢佔據主導地位,必將對未來美國社會發展產生深遠影響。

  儘管保守派此前在聯邦最高法院就佔有席位優勢,但首席大法官約翰·羅伯茨越來越像“搖擺票”,已經在數次裁決中同自由派站在一起。巴雷特加入聯邦最高法院後,保守派影響力得到穩固,羅伯茨“搖擺票”的作用將被削弱。自由派人士擔心,如此一來,關於“奧巴馬醫改”、墮胎、環境監管等領域的判例更有可能被推翻。

  民主黨人也正試圖尋求制衡之法。拜登近期宣佈,他如勝選將下令成立一個跨黨派委員會就聯邦最高法院和聯邦司法體系提出改革措施。不過,當被媒體問及是否支持增加聯邦最高法院席位時,拜登一直拒絕明確表態。

  美國馬里蘭大學研究員克萊·拉姆齊分析稱,今年大選後,如果民主黨人贏下白宮和參議院並守住眾議院,他們很可能啓動聯邦最高法院改革進程;若白宮和參議院分屬兩黨,聯邦最高法院將被夾在黨爭中間;如果特朗普連任,加上保守派主導的聯邦最高法院,美國或進一步向右傾斜,而遭遇到的“反作用力”可能也會更強,從而加劇政治對立和社會撕裂。(參與記者:鄧仙來)

編輯: 
推薦閲讀
熱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