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百世物流香港電話中心 > 國際

  • 2020-10-28 20:51
  • 來源: 央視網
  • 作者:

  10月25日,白宮辦公廳主任梅多斯在接受CNN採訪時表示,美國“不會控制”新冠疫情,因為“新冠病毒就像流感病毒一樣”。此前,副總統彭斯的幕僚確診感染新冠病毒,但是,作為白宮應對疫情工作組的負責人,彭斯不僅沒打算自我隔離,反而無視美國疾控中心的防疫指南繼續競選活動。高官的言行再次驗證了美國政府的非科學態度,也凸顯了美國社會當下的一個顯著分化:科學與反科學的矛盾愈發激烈。

  為什麼美國反對科學和知識能有市場,“反智主義”能夠堂而皇之成為與科學思想分庭抗禮的聲音?

  部分美國人對疫情的“反科學”態度引起警惕

  “反智主義”通常指對智識、知識的反對或懷疑,對於知識分子的懷疑和蔑視。今年的新冠疫情後,美國反智和反科學的現象出現爆發,並且和美國政治分化同步。皮尤中心最新的民調顯示,有63%的共和黨支持者認為新冠疫情是被誇大的,而民主黨支持者中,只有14%認為疫情被誇大(上圖)。即便特朗普確診新冠肺炎、白宮暴發疫情,仍未能動搖大多數共和黨人的看法。

  在特朗普的支持者中,疫情只是“大號流感”的看法非常普遍,甚至把疫情視為“騙局”的也不少見,原因與政治人物的言行密不可分。早在2月份,特朗普就聲稱“有一天,病毒會奇蹟般地消失”。保守派評論人士附和特朗普的説法,淡化病毒影響,嘲笑防疫措施。右翼網站“紅州(RedState)”稱傳染病專家福奇為“口罩納粹”。福奇遭受死亡威脅,甚至要僱傭貼身保鏢維護自己和家人的安全。

  普通民眾被政客“帶節奏”,導致荒唐事層出不窮。美國各地不時出現“病毒派對”,多次導致集中感染。自八月中到九月底一個多月的時間,加入臉書“反口罩”羣組的用户增長了1800%。還有人相信口罩中的鐵絲是5G天線,是政府的陰謀,不少媒體專門為此進行事實核查報道,以正視聽。

  △反對戴口罩的抗議者圖自蓋蒂圖片

  反智現象如此洶湧,以至於突破了美國學術界的底線,多個權威機構打破不介入政治的傳統,公開抨擊美國政府。

  10月8日,《新英格蘭醫學雜誌》創刊208年來首次對美國政治發表看法,抨擊美國政府“無能得危險”,使成千上萬的美國人死於新冠肺炎。《自然》在社論中批評特朗普政府無視科學、事實和真相。頂級學術機構美國國家科學院和美國國家醫學院9月24日發表聲明稱:“不斷有關於科學政治化的報道和事件,特別是公共衞生官員無視事實和專家建議,以及嘲笑政府科學家的行為,令人震驚。” 81位美國諾貝爾獎得主簽署公開信支持拜登,稱:“我們國家前所未有地需要領導人重視科學在制定公共政策方面的價值。”

  △81位美國諾獎得主聲明支持拜登

  《紐約時報》評論稱,回顧抗疫的過程,特朗普政府幾乎都做錯了。“特朗普的失誤在一定程度上是因為他引導了美國深層的反智潮流。”

  美國的“反智主義”傳統

  美國傳統上存在“反智主義”的土壤,新冠疫情則為其提供了新的動力,特別是保守派與自由派輿論的對立,加劇了人們對科學和專家的認知分歧。芝加哥大學的一項研究發現,觀看福克斯百世物流香港電話主持人漢尼蒂(Sean Hannity)的節目同減少保持社交距離存在關聯,因此認為看福克斯百世物流香港電話頻道很可能對部分粉絲產生“致命”的影響。

  這次疫情,反對科學的力量如此強大,原因之一是美國政府將疫情“政治化”,“反智主義”客觀上也為這股力量提供了土壤。

  而美國學術界認為,反科學不是當前問題的全部。

  《自然》雜誌的社論指出,民粹主義正在崛起。民粹主義者將世界分為“民眾”和“精英”兩類人。科研人員也被歸為“精英”,他們的知識和工作不被信任,受到蔑視。不僅如此,“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公職人員和記者之類的人也遭受了類似的攻擊”。

  美國學術界“介入”政治,表明了打斷“反智主義”循環的迫切性。然而,當下的美國貧富分化加劇、種族矛盾尖鋭、政治兩極化,種種撕裂都成為“反智主義”成長的温牀。正如美國人文主義協會前主席尼奧斯(David Niose)所評論的:美國的經濟不安全和不平等現象日益普遍,滋生了更多的恐懼和焦慮,導致對批判性思維和理性的貶低,其結果是“反智主義”成為社會的一個特徵,而這與個體的智力水平無關。(央視記者王逢治)

編輯: 
推薦閲讀
熱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