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百世物流香港電話中心 > 國際

  • 2020-10-28 18:47
  • 來源: 央視網
  • 作者:

  透過雲層,俯瞰橫斷山脈的東北緣,峯巒疊嶂,河谷幽深。這裏,坐落着中國最大的彝族聚居地——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

  起伏的地勢,蜿蜒的山道,陡峭的懸崖。全州6.04萬平方公里面積,海拔高度超過4000米以上的高峯有20多座。大自然給涼山州留下了壯美的風景,也給這裏的人們生產生活設下了天然的阻礙。

  從阿布洛哈村俯瞰金沙江大峽谷。人民網趙祖樂攝

  世居涼山山區的彝族,從奴隸社會直接進入到社會主義社會,族人大多文化水平不高、勞動技能單一,加上山高路難、物資匱乏,種種原因疊加,導致了當地貧困的發生。2013年底,四川省建檔立卡貧困人口625萬,其中涼山州就超過88萬。

  作為深度貧困地區“三區三州”的一員,目前涼山州還有7個縣300個村整體沒有脱貧,是四川乃至全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最難啃的“硬骨頭”之一。決戰決勝脱貧攻堅之年,“大道康莊——人民網全媒體調研行”走進四川涼山,看這裏的貧困户如何“百米衝刺”,跑完戰貧最後一程;看已“摘帽”的鄉民如何穩中求進,邁向小康新徵程。

  打通脱貧路,搬出大山摘窮帽

  “路通了!”隧道貫通的消息一出,擠在懸崖邊上的村民歡呼起來,出村要爬3小時山路的日子過去了!

  説起通路的場景,阿布洛哈村的每個人都難忘當日的激動心情。

  “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自古以來,四川就被貼上路難行的標籤。路不通,很大程度制約着邊遠山區老百姓的日常出行與脱貧致富。位於涼山州布拖縣烏依鄉的阿布洛哈村便是其中典型。

  2015年11月,未通路的阿布洛哈村舊貌。人民網朱虹攝

  2020年9月,通路後的阿布洛哈村新顏。人民網趙祖樂攝

  阿布洛哈,彝語意為“人跡罕至的地方”。村子三面環山,一面臨河,世世代代居住在懸崖邊上的村民,想要出山,得沿陡峭山路步行3個小時,才能抵達山外的公路。修一條公路,從村裏直通山外,是村裏人長久的願望。

  要脱貧,先修路。黨的十八大以來,四川省委省政府提出“脱貧攻堅、交通先行”,一條條通村公路修到了四川各地的山村裏,也在2019年修到了阿布洛哈村。2020年5月26日,3.8公里長、4.5米寬的通村公路全線貫通,阿布洛哈村成為全國最後一個通公路的建制村。

  與通村公路一起修建完工的,還有安置房和升級改造的電網水管。散居山間的村民們搬進集中安置點的兩層小樓,用着統一配發的電視、洗衣機,有了沖水廁所,舒適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

  作為村裏走出的第一位大學生,吉列子日抱着建設家鄉的淳樸願望回到村裏,當起了村黨支部書記。子日説,如今村裏種起了包括臍橙、芒果、魔芋等多個品種在內的經濟作物。他和所有村民都盼着,有一天這些綠色生態特色農產品能順着這條路,走出大山,暢銷全國各地。

  從阿布洛哈村往北,在崎嶇的山路行駛5個多小時,便到了昭覺縣阿土列爾村所在的山腳下。

  阿土列爾村,更廣為人知的名字是“懸崖村”。幾年前,落差達800米的山崖上,幼童們揹着書包攀着藤梯出入“懸崖村”的圖片影像,讓這個村子闖進大眾視線。

  “懸崖村”的困難和阿布洛哈村相似,癥結在路。17條藤梯構成的“路”不安全,也不能支撐全村人的生活生產發展所需。

  藤梯不安全,那就讓它變安全;現有環境不利於發展,那就創造新環境。

  從山腳下仰望“懸崖村”鋼梯。人民網記者彭博攝

  一根根鋼管搬上懸崖,一條2500多級的結實鋼梯從村裏鋪設到山腳;一棟棟有着濃郁彝家特色的新房在縣城安置點拔地而起,搬出大山的夢想隨着磚牆的壘砌一點點成為現實。

  2020年5月12日至14日,“懸崖村”84户精準扶貧户陸續搬進80多公里外的昭覺縣易地扶貧搬遷集中安置點,住進新房,開始山外的新生活。

  沒有路,就修路;難出行,就搬遷。幾年下來,對面臨類似困難的貧困羣眾,涼山州實施易地扶貧搬遷7萬多户、35萬多人,佔建檔立卡貧困人口的40%。搬進新居,村民們住得更安心,過得更舒心,對脱貧致富的未來也更有信心。

  航拍昭覺縣易地扶貧搬遷1號安置點——沐恩邸社區。人民網趙祖樂攝

  “‘搬得出’只是第一步,如何讓來自大山深處的村民‘穩得住、能致富’,才是接下來的重點。”在昭覺縣易地扶貧搬遷1號安置點,沐恩邸社區支委書記石一阿西告訴記者,沐恩邸社區依託新型農民素質提升工程,開展廚師、電焊、彝繡等各種就業培訓,還利用現場招聘會、東西部協作勞務輸出、設立公益性崗位等方式,多渠道解決就業難題,截至今年9月已幫助2854名搬遷羣眾就業。

  新社區發展風生水起,舊村落也不甘落後,走起了旅遊開發的路子。年輕人搞起網絡直播,藉助互聯網宣傳“懸崖村”;年長的村民開起小賣部,計劃把舊屋改造成民宿。村裏第一個開小賣部的某色伍哈説,“以前下趟山都難,現在路好了,住進了新房子,奔小康的信心怎麼能沒有?我現在天天就想着怎麼把日子越過越好。”

  走穩發展路,鞏固成效不返貧

  山有多高,水有多長。

  涼山的母親河——安寧河,是雅礱江下游左岸最大支流,河長326公里,流域面積11150平方公里。發源於涼山州冕寧縣北部,流經冕寧縣、西昌市、德昌縣。安寧河谷是僅次於成都平原的四川省第二大平原,這裏日照充足,雨量適中,土壤肥沃,物產豐富。

  位於安寧河谷北端的冕寧縣彝海鎮彝海村,紅色革命老區,“彝海結盟”遺址所在地。

  秋日陽光尚好,天氣微涼。村民阿説瓦格坐在自家院裏,陪着老伴兒曬太陽。院前的菜地裏,幾畦蔬菜和數十株波斯菊生機勃勃。

  院門外的牆上,貼着一張“建檔立卡貧困户幫扶聯繫卡”,上面清晰地印着:“計劃脱貧時間,2016年;鞏固提升時間,2017年—2020年。”

  彝海村村民阿説瓦格的全家福,大幅背景是舊房,右下角背景是新居。人民網高紅霞翻拍

  阿説瓦格,64歲。家裏曾經條件不錯,養着數十隻羊,温飽不愁。2006年,老伴突發腦梗。治病和長期的藥費開銷巨大,阿説瓦格不僅賣掉了全部的羊,還背了債,陷入因病致貧的困境。

  隨着精準扶貧工作的展開,阿説瓦格家被識別為貧困户,村裏按政策給辦了低保。有了政府兜底,再借助各種幫扶政策努力生產,阿説瓦格家在2016年底順利脱貧。2017年彝海結盟新寨建成,阿説瓦格和其他村民一起,離開低矮破舊的土坯房,搬進紅瓦黃牆的彝家新居。

  馬強,退伍軍人。2013年10月放棄在陝西西安做得蒸蒸日上的生意,回到老家彝海村擔任村黨支部書記,帶領村民脱貧奔康,一干就是7年。

  在中國人民解放軍戰略支援部隊的定點幫扶下,村裏有了寬敞的道路、完善的設施,教育和醫療條件也不斷提高。2016年,全村110户貧困户全部脱貧。

  “這下日子過得有盼頭了。”阿説瓦格説,如今醫保減輕了老伴的藥費負擔,兒子外出務工補貼家用,兒媳婦在景區公益性崗位幹起保潔,月收入1500元。家裏的13畝土地流轉給合作社,每年有了固定租金收入,又養了2頭豬、19只雞,日子越過越好了。

  航拍彝海結盟新寨。人民網趙祖樂攝

  “脱貧後,村民思想上已經有了轉變,知道自己去規劃未來。如今,村子剛有了一點起色,不能搞砸。”馬強説,目前彝海村依然處於脱貧後的鞏固提升階段,要確保村民脱貧不返貧,產業發展是關鍵。“下一步,村裏要依託彝海景區和彝海結盟新寨,全面做好旅遊接待,實現產業升級轉型;大力發展集體經濟,發展花椒等經濟林木種植;完成合作社農產品的商標註冊、質量認證,打造一批扶貧產品。”

  十八大以來,四川省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從2013年底的625萬減少到2019年底的20萬。對於已脱貧的人來説,“摘帽”不是終點,是新生活的起點。“摘帽不摘責任、摘帽不摘政策、摘帽不摘幫扶、摘帽不摘監管”,在已脱貧的地區,扶貧幹部們還在繼續忙碌着,規劃着怎樣因地制宜把村裏的產業做大做強,讓村民不返貧更富裕。幹部隊伍的新生血液也成長起來,接班續寫鄉村振興的新故事。

  “我今年37歲,再幹一屆,就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村裏現在已經培養了五六個大學生、後備幹部,下一步就把舞台交給年輕人,讓他們去發揮。”站在彝海結盟紀念館最高處的台階上,想象着村裏未來的模樣,馬強露出欣慰的笑容。

  千萬條小康路,捨得下力就能富

  9月,德昌縣樂躍鎮高豐村的枇杷林,枝繁葉茂,一片生機。

  年過7旬,已是安享晚年的年齡,但74歲的王天才老人和他73歲的老伴兒,卻閒不下來。老兩口種了一百多株枇杷,一年能收入四五萬元。問及累不累,老兩口笑呵呵地説:“不累!不做活路(方言,即不幹活)病就出來了,做着活路身體好點,沒得啥子病。”

  高豐村村民王天才家2018年新修的房子外景。人民網高紅霞攝

  在老人的記憶裏,2005年以前的高豐村,主要經濟作物只有玉米和水稻,不貧困也不算富裕,村裏人一直在找可以致富的產業。2005年,一次偶然機會,有村民發現外地枇杷價格高,大家便起了種枇杷的心思。

  和王天才老人一樣,高豐村黨支部副書記楊再平是村裏第一批種枇杷的人,也是第一個靠枇杷發家的人。

  “我這個人從小就想過好日子。”站在高豐村觀景台上,俯瞰鬱鬱葱葱的枇杷園,楊再平興致勃勃地聊起了往事。

  當年,高豐村邀請四川省農科院謝紅江教授來村實地考察,謝教授發現這裏光照強、水源充足,土壤條件非常適合種植枇杷。聽了謝教授的話,楊再平準備將水稻、玉米等農作物換成枇杷,卻遭到父母的反對。

  “我父母覺得種枇杷太冒險,地不種糧心不踏實。”楊再平説,經過反覆溝通,父母跟自己定下三年之約:如果三年後種的枇杷不賺錢,就將枇杷全部挖掉,換回水稻和玉米。

  立下“軍令狀”,楊再平帶領40餘户村民試種枇杷,在謝紅江教授手把手的精心指導下,試種成功了。不止楊再平的父母改變了想法,其他村民也紛紛加入枇杷種植行列。

  樂躍鎮黨委書記銀德志説,高豐村的成功轉型也輻射帶動了周邊鄉村的枇杷種植。如今,以高豐村為中心的德昌萬畝枇杷產業園區逐漸成形。高豐村依託枇杷種植,又陸續成立專業合作社,開辦家庭農場,新發展農家樂、精品民宿和枇杷、桑椹採摘園等,在2020年1月入選首批國家森林鄉村。

  不缺致富路,只要肯實幹。如高豐村因地制宜改種枇杷一樣,一系列依託涼山優質資源發展的特色產業,承載着鄉村振興、全面小康的希望,在涼山6萬餘平方公里的大地上蓬勃發展。

  德昌縣螺髻山下的德州鎮大坪村,50畝石榴基地內,沉甸甸的果實掛滿枝頭,等待採摘;永郎鎮光伏農業產業園,大棚裏的農作物、花卉生機盎然,棚外的太陽能將陽光轉換成“真金白銀”。

  葡萄園內村民們正在分揀成熟的陽光玫瑰葡萄。人民網王洪江攝

  100多公里外的冕寧縣,石龍鎮民主村的陽光玫瑰葡萄已經成熟,被一輛輛卡車運向全國各地。“村裏的土地不夠種”成了“甜蜜的負擔”,村黨支部書記鄧邦平説,村民又在周邊鄉村流轉了2000多畝地,擴大葡萄種植面積。復興鎮建設村,這個數年前因千萬現金分紅而出名的涼山“華西村”,如今已是3A級景區。建設村村委會主任朱宗虎説,村子正在做“最美長征路”的申報立項,把長征中重要的節點、戰役元素融進道路建設。屆時,遊客可通過與冕寧縣城紅軍廣場相連的步道和自行車道進入建設村,邊走邊追憶紅軍長征如何取得勝利。

  清晨,阿布洛哈村,吉列子日目送孩子們乘上客運班車去縣城上學,期待在他們中出現本村第二個、第三個大學生。

  午後,沐恩邸社區,彝族繡娘們坐在社區的彝繡工坊裏開始刺繡。工坊外,老人們愜意地曬着太陽,看顧着在附近玩耍的孩子。

  傍晚,彝海結盟新寨,阿説瓦格的兒媳結束景區的工作,回到紅瓦黃牆的新居,和兩位老人一起吃飯,拉扯家常。

  日出日落,在一天天的努力奮鬥中,涼山的各個村落不斷髮生着變化,那些脱貧致富奔小康的希望正一步步演變成現實。2019年,涼山州1個縣(市、區)、2個鄉鎮、32個村躋身四川鄉村振興先進縣(市、區)、先進鄉鎮、示範村榜單;2020年,等待摘帽的7個縣300個村已做好準備,迎接新的身份。

  未來,涼山人的幸福生活,會像五彩涼山一樣,絢爛多姿。

編輯: 
推薦閲讀
熱點圖片